靈魂速寫:工作的理由、一直投入同一件事的真相、我被遊戲玩了
賺錢是好事,不過超過收入心理門檻後,我還需要更多理由。
Richard Lin 林柏儒,2022-03-26

Hi ~

經過上次 Mailchimp 與 Substack 兩封電子報的測試後,又收到不少新回饋,其中不少和 Gmail 網頁版的使用有關。

不知道你是否也是用 Gmail 網頁版收信的呢?我自己習慣在 Mac 上使用 Spark 這套郵件管理軟體來看 email,而它也有手機板的 App,可惜還無法在 Windows 系統上使用。這兩種收看介面的不同,讓郵件的顏色、文字大小等等都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。

比方說,在 Gmail 網頁版收看時,因為多數人的介面都是白色的,暗底色的信看起來就不那麼習慣,但在部落格上卻可以接受。而預設的 16 號字雖然比較小,但因為習慣而看起來比較舒服,難道這就是介面設計中的「習慣即合理」信條嗎😂

目前看起來,選擇打開 Substack 那封信的人比較多,不過 Substack 也有一些我有點在意的小毛病。

首先,Substack 的客戶管理功能並不如 Mailchimp 強大,因此我無法為特定 email 增加名稱等細節,這反映在信的開頭:我無法客製化給你的稱呼。再來,當我收到來自不同朋友的回信時,會全部歸類成同一封信底下的回信,而不是每位朋友獨立一封。這個邏輯是以信為主體的設計,而不是以人為主體。

不過對收信的你來說,說不定並不特別在意。我想還會再觀察幾次,再做出最後決定吧!

btw 如果你發現信被 Gmail 網頁版分類到「促銷內容」區域,處理方式是把信用游標「拖曳」到主要收件匣的標籤上,這樣就會被分到主要收件匣中囉!

柏儒


哲學問題,與哲學家在乎的問題

我為什麼要在乎那些被冠上哲學家名號的人在想什麼,而不是好好地面對並思考我所在乎的問題呢?

除非那些厲害的前人剛好也想過,那可以做個參考,不然如果不是有興趣,好像沒什麼意義。


久遠的記憶

今天滑到 facebook 上這個〈「你會配王水、製毒品嗎?化學系才不是絕命毒師,OK?一起來好好認識化學系〉的標題就快笑死,就想點進來看看是在工三小。

點了以後忽然想到,奇怪我幹嘛點啊,我都親自去唸完四年了。

整理訪談的王昱夫是以前桌球隊的學長,當時是在唸博士班,學熱力學時的助教也是他。

這一切都太久遠了。


工作的理由

聽 Podcast 時,主講人提到做生意終究一定是要擴大規模的,並提出相關的種種好處。對於規模我還沒有很明確的想法,但他提到的好處倒是讓我有了新的想法。

當大家在討論工作或創業做生意是為了什麼時,當然會先說賺錢。這很有道理,也比較單純。如果把人生想成經營遊戲,當破關標準只有一條時,那所有的行為都只要透過這單一標準衡量就好。只做最賺錢的事,不賺錢的事不要做,持之以恆即可破關,讚!

不幸的是,我自己的角色特性比較複雜。金錢對我而言帶來的動力不是線性的,如果只關心這點的話,並沒有辦法永遠支持我持續下去,或是擴大生意規模。

根據我對自己的觀察,我似乎心中有一條收入臨界線,在達標前都處於很想賺錢、時時擔心錢不夠的狀態,而超過後馬上轉向另一個極端:拎杯錢賺夠啦!別再整天叫我工作了,來做點比較有趣的事吧!

聽起來好像蠻符合人性的,這就是行為經濟學中「人追求滿足,而不是最大化」的概念。這也未必不好,賺錢並不是人生唯一目的不是嗎?難道要一直汲汲營營、欲求不滿嗎?當然不是,可是這個行為模式也帶給我不少問題,包括:

  1. 達標前的焦慮無法消除
  2. 達標後的整體動力快速下滑
  3. 收入標準本身不合時宜
  4. 忽略收入以外的重要指標

這些問題聽起來好像有點熟悉。對於工作收入的主流想像,不就是先努力工作賺錢,之後爽爽退休享受人生嗎?但這些問題就是這個「追求滿足」的模式所導致的。退休不會解決問題,反而是帶來問題的根源之一,背後的核心是把工作收入視為唯一衡量標準。

赫茲伯格的雙因理論早就提過,像薪水、地位這類保健因素(Hygiene factors),只能消除不滿,但並不能讓我們感到滿意。而我為了保護自己不要輕易被外在促發的慾望影響,當初設下的收入心理門檻並不高,但這要解決的就是:超過門檻後的動力該如何維持?

最簡單的方式,就是調高心理門檻。幾十萬太低就設幾百萬,幾百萬太低就設幾千萬,還是太低就設幾十億。就像鄉民最愛說的,買房生子就有賺錢動力了。但是為什麼要調高門檻呢?這樣不是只會讓我持續處於焦慮狀態嗎?以此為代價換來工作收入最大化值得嗎?

而往另一個方向想,我該如何利用我自己是個理想主義者這個特色,設計出能讓我瘋狂投入的工作與生活模式?

這就是 Podcast 主講人帶給我的靈感。賺錢是好事,不過超過收入心理門檻後,我還需要更多理由。而做好生意除了賺錢以外,像是實踐願景與價值、服務更多消費者、讓員工同事發揮能力並學習成長、形塑好的公司文化、讓有同樣理想的人一起來幹點大事等等,這些都是正面影響力的一環,都可以是做好工作的理由。

這是過往我專注在自己本人的工作與收入時,不曾想到的。


環境與基因糾纏不清的影響力

讀完基因-環境交互作用的概念以後,我真的覺得環境與基因的互動影響實在太複雜,幾乎不能分離兩者的影響比例。

環境調控基因,一些看似帶來異常行為的基因也需要特定環境才會發揮作用,在另外某些環境則發揮相反的作用。但基因也會塑造環境,甚至有可能形成文化。

這有點像數學中的 couple 項。如果 x 代表基因影響,y 代表環境影響,得出對行為的影響力 ∝ xy,且 x 與 y 的函數還帶有對方的變數。

這也像是個湊齊條件解鎖的狀態。要解鎖某個異常行為,必須湊齊某基因與某環境。而反過來以避免異常的角度來說,就像是瑞士乳酪理論,只要基因與環境的某個洞堵上了,異常行為就不會發生。

那麼最後的問題就是,既然我們現階段難以改變自己的基因,那麼我們有多大的能動性去改變環境?自己的童年鐵定是來不及了,而自己未來的環境,以及別人未來的環境,應該還是能慢慢改變的。

最終我關注的還是自己能做什麼。基因雖然在許多議題上有解釋力,但對於我們該做什麼行動實在沒有指引能力。


一直投入同一件事的真相

一個比較大的專案連續進行了兩個禮拜,最近總覺得進度越做越慢,一直重複做同一個案子好像有點疲乏。

說來好笑,其實這就是一直投入同一件事的真相吧?就算喜歡那件事,也會因為做了太多而感到疲乏,想要換個口味。我自己連打電動都是這樣了,何況是工作上XD

這樣的話,或許手上保持兩三件不同性質的事輪流處理,反而挺好的,至少在狀態的切換上可以避免機械重複感。


我被遊戲玩了

在玩 Cyberpunk 2077 時,忽然察覺了自己的異常行為。

我是個喜歡在遊戲中做自己的人。我喜歡幫角色點出和自己很像的能力特質,如現實生活般認真做出每個選擇,也不做那些我討厭的行為。

舉例來說,假如我接了一個要刺殺某個目標的任務,我會選擇慢慢潛行進敵營,不驚動敵陣,只把目標勒昏後再偷偷帶出來。而在路邊聊天的幫派份子,即便擊敗他們會得到經驗值,我也不會去打擾他們。畢竟從他們角度看,即便他們再怎麼該死,和朋友在路邊聊天時我這個非法傭兵主動上門大開殺戒,很難說我是個正常人。

為了避免自己誤殺別人,我還幫武器加裝了非致命的改裝套件,讓武器只會造成傷害而不會致死。很佛吧🤣

然而一切變得不一樣了。上次我選擇直接衝進企業辦公室,一路砍殺進去把目標打爆再拖出來。對於路邊的混混,我拿武士刀朝他們揮舞。即便我改裝了非致命套件,當我連砍三刀時如果前兩刀就讓混混沒血,第三刀就會直接把他的腦袋砍飛。

這都和經驗值系統有關。想要點更強的技能需要累積經驗值,而當我想多累積點使用武士刀的經驗值,即便我平常不拿刀,也會想找路人練刀。「他們是會重生的 NPC 吧?」我這樣說服自己。我只是想練等。

更糟的是,我主點的技能樹「冷血」,更加劇了這種行為。

「冷血」是一套互相加乘的技能組,當我擊敗敵人或打出爆擊時,會進入冷血狀態,並享有更高傷害與更高防禦等多重能力加成。如果連續擊敗敵人,冷血還可以疊加好幾層,讓能力加成變得更強。然而冷血狀態只會持續十秒,十秒內沒有擊敗其他敵人便會消退,因此這套技能組鼓勵玩家正面戰鬥並連續擊敗敵人,實戰上就是直接衝進場開無雙。

不幸的是,我很想點冷血技能組中最高級的技能「殘酷」,可以大幅提升爆擊機率和爆擊傷害,而爆擊又可以疊加冷血狀態本身,可說是會自我強化的恐怖技能。然而冷血的經驗值非常難升,只有在冷血狀態擊敗敵人才會增加冷血經驗值,還要累積連殺非常多人才會升級。這讓我每次都選擇大開殺戒,只為了累積冷血經驗值,期待能早日點出最高階的「殘酷」技能。

我想這套經驗值系統最初設計的意義,在於可以忠實反映玩家的遊玩風格。喜歡潛行的玩家會逐漸累積「忍術」經驗值,喜歡武士刀的玩家會累積「刀劍」經驗值,進而解鎖這些能力的高階技能。然而對我來說已經反過來,系統引導我累積「冷血」經驗值,讓我在遊戲中做出真正冷血的行為。

回頭想想,「殘酷」這個技能無非就是增加玩家的傷害能力,而以我玩的普通難度而言,坦白說不用這麼強力的技能也能一路通關到最後。既然目的不需要這個技能就能達到,我就只是為了想點那個技能才去農這些經驗值,這卻大大破壞了我的遊戲體驗。

很可怕不是嗎?來自系統的提示,讓我做出了平常不會做的行為,並感到痛苦。我沒有在玩遊戲,我被遊戲玩了。

想想現實生活,一樣到處充滿這種「系統提示」。升學系統給能在特定科目考高分的同學獎勵,因此教育方向大幅偏向智育。廣告叫我們買東買西,才能成為理想中的自己。無論有意無意,或是正大光明,這些外在的暗示都左右我們的意識,並且相當成功。

我們的慾望被外在力量點燃,卻以為那是自己的心之所向。我們為此付出真實人生,得到的幸福卻快速消逝。我們意識,也意識自己在意識,卻沒有意識到被操弄了。

自由意志只是神話吧?如果不是大四時接觸了社會學,我可能根本不會發現這些支配我行為的外在力量,或者更常被稱為體制、系統或結構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自由恰恰在於反抗,反抗那些不請自來的支配力量。但這種被迫的反抗,真的說得上自由嗎?

PS 為什麼我會點一套和我自己個性差這麼多的技能?這和我喜歡的主武器有關。

我個人最愛拿的武器是狙擊槍,而我慣用的狙擊槍「貓又」可以充能再擊發,讓子彈威力更強。搞笑的是,武器充能時準心會晃動,而一把準心會飄的狙擊槍是有什麼用啦🤣 但我意外發現,處於冷血狀態時狙擊槍充能準心不會飄,讓我充能時可以穩穩爆頭,就主點了這套技能組。

可惜這只是個 bug,後來被修掉了,哭阿……


迎合市場

如果說上班就是在迎合老闆,那麼老闆也是在迎合消費者。創業的本質就是迎合市場嗎?

說迎合或投其所好好像也不總是對,喜好和價值有關但不相等。如果把迎合換成服務,好像正常一點。

那這個服務又該是什麼?是帶給對方價值?還是滿足對方想要的?經濟學上這兩者相等,稱為效益,但總覺得還是有所不同。

比方說賣菸好了,吸菸對多數人而言都是長期負價值的行為,但就是有人會想抽呀。有人想抽又有人賣,交易就完成了,這樣社會總剩餘有增加嗎?我很懷疑。

或許最後的關鍵在於市場的範圍。如果市場是大眾市場、主流市場,那麼很可能就只有一兩種最強勢的玩法。但既然市場能夠被細分,那麼服務一群有明確需求的小眾,並好好服務他們,似乎在一定規模以下並不成問題。